逆光阴

奇怪。

【墨行x理】命理

【写在前:lo主墨行亘穆晚期,不治,要是一样不胜荣幸。文笔小学生】        


墨行最开始对理没有任何感觉。在他还没有被称呼为墨行的时候。一个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的人,好像是人都不会有感觉吧?啊,不对……

      好像自己本身就不是人。

      那个女孩也不知是从哪儿得到了什么消息,每天执着的跟在身后,问他“你是天行者对吧?”“你知不知道人类?合曦国呢?”“好吧……你认识一个叫律的人吗?”

       后来问他就变成了“诶,你什么妖怪啊?”“你这么做不太好哦~要和人相处要笑呢。”“你好厉害啊!!”

       偶尔的回眸,那个女孩就在不近不远的地方站着,穿着“和哥哥差不多的哦”的衣服,脸上挂着笑容,墨行大脑偶尔动起来的时候看着这样的笑容就会迷茫起来。有什么可笑的?她的族人不都死了么?也许族人对她并不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墨行这么下了定律,对于一个从一开始就没有族人的家伙是非常理所应当的理由。当然这个理由显然并不能传达给了理,她还是这么笑着,仿佛阳光打在她脸上时也会一一分解,朦胧地笼罩着她,就像是消失在阳光里了,消失在时光里了,再也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他们就这么一前一后跟着,走过了万水千山。在一点一滴的语言里,时间也就像落叶一样一点一点地堆积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叫调味料哦~人类的发明呢。做这个烤鱼还是哥哥教我的呢……但是现在哥哥……嘛,可能永远也见不到了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也许。”

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,坚持下去的。对了对了~看起来要变天了,那么我们去附近的山洞躲雨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孩,阿不,理也就抓着他的衣服,挽住他的手臂,将大大的外套笼在二人身上,向一个离烤鱼地点不是很远的山洞跑去。他们没跑进山洞的时候大雨就下来了,不知道为什么,理突然笑起来,女孩如白玉落盘的声音也就在这恍若无人,几近隔世的天地间回荡起来,也传进了墨行的耳朵里,他也突然觉得似乎即使在雨中,雾也蒙蒙地起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待到雾散了的时候,理收好了手中的书籍,彼时墨行已经用自己强大的武力盖好了一个小木屋,地点是理选的。门的位置恰好是向阳面,门外是一个悬崖,每天可以在门外看着夕阳的落下,偶尔熬得住的时候,理会耐心地等着朝阳的升起。她说:“我们在这个地方建个屋子吧,反正我觉得已经走得差不多的时候,就可以休息了,或者说休息一会儿,我们再启程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一切取决于你。”她笑了笑,然后墨行就默默地建起了木屋,用天行者那丧尽天良的武力,盖了,一座木屋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没想到啊,还能有这种人类的书籍呢。不过人类怎么灭亡的还是没写。”理状似很苦恼地歪着头,想了一会儿也就把书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呐,同行了这么久,你叫什么名字还没告诉我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天呐。”理早已解读出来了,“名字是很重要的东西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不重要……没人知道,也可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不,很重要的,真的很重要。”理想起了什么莞尔一笑,“嗯……墨……墨行?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     “你看我们走了这么多路啊……加之我特别喜欢文字嘛,墨也是文雅之物啦,你也不要老是用武力去征服别人了。”“嗯。”点了点头,也是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……墨行我们在一起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那种感觉又开始上来了,对这个女孩的迷茫,什么叫在一起?为什么问我?但是还是鬼使神差地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恰好那天是夕阳,和他们遇见的那一天,她哭得悲痛欲绝的那一天,他们生离,然后噩耗传来其实是死别的那一天,她等着一个人的每一天都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后来的事也就如琲了,一颗一颗地碎裂在地上了,再也捡不起来了,雾浓浓地再度氤氲在墨行周围,却再也不是那天的了。


评论(2)

热度(7)